1. 首頁
  2. 獻禮祖國70華誕
  3. 大美興安沿邊行
  4. 內容

異域風情耀北紅 最北村落展鵬程

日期:2019-07-27 人氣:1254

    北紅村村民對外來游客十分友好,讓游客領略美好風景的同時,感受到了淳樸的民風。一輛來自重慶的房車停在北紅“遠方的家”民宿院內,并且享受到了免費加水、充電以及“洗澡”等熱情招待。

    本報記者 夏明晶 馮劍飛攝

煙雨龍江 本報記者 夏明晶 馮劍飛攝

自駕游的游客在北紅村頭合影留念。  本報記者 夏明晶 馮劍飛攝

他們來了,俺村兒變了

——北紅村駐村工作隊精準扶貧紀實

□本報記者 張志豪

    道路修好了,路燈也亮了,養豬場建起來了、面粉加工廠開工了、鄉村特色旅游業發展迅猛,家家小日子都過得紅紅火火……

    北紅村,這個偏居祖國北部邊陲、距離漠河市100多公里的中國最北村落,近年來不再靠天吃飯,尤其這兩年,變化更是隨處可見。這諸多變化都與北紅村駐村工作隊密不可分。

    記者走村入戶,隨意走進幾戶村民的家,提起駐村工作隊,沒有不知道的:每位駐村干部的名字,在哪找到他們,最近工作隊第一書記換了一名姓周的小同志,這個周末他們回市里去了……這些情況村民們都了如指掌。

    村民家墻上都掛著個小牌牌,是北紅村駐村工作隊聯系卡,上面有三名駐村干部的姓名、聯系電話和二維碼。村民都說這個小牌牌兒對他們太重要了:家里有困難了、去市里辦事、就醫……他們首先就想到給小牌牌上的三個駐村干部打電話或直接去找他們。能辦的事他們就直接給辦了,不能辦的他們也能積極想辦法聯系有關部門給予辦理。

    記者隨口問道:“他們每個周末都回市里嗎?”村民趕緊心疼地解釋道:“他們天天就長在村里,都累壞了,他們都已經半個多月沒回家了。”

    問及對工作隊的印象和看法,村民們說:“他們就像我們的親戚,自從他們前年來了,俺村變得越來越好了。”

    提起工作隊為村里做的事,村黨支部書記趙民興滔滔不絕,為創業的建檔立卡戶免費設計制作木質牌匾;逢年過節為貧困戶發放大米、白面、豆油、春聯等生活用品;聯系民政部門,幫助11戶村民辦理低保;聯系縣殘聯,在開學季為北紅村小學的孩子們送上書包、文具、書籍等;村內道路硬化、修建排水溝、夾障子、植樹、向上爭取項目資金、“廁所革命”、購置衛生清掃設施……哪一項都少不了工作隊的組織、溝通、協調和積極向上級爭取資金支持。村里的6個大喇叭也是工作隊新購置的,他們把《黨章》、十九大報告以及各項扶貧政策錄制成音頻文件,通過大喇叭,每天定時播出,讓每個村民都能聽到黨中央的聲音。

    據趙書記介紹,以前村中有一些因病致貧的家庭,工作隊知道了這一情況就聯系市醫保局派工作人員來到村里,現場為村民們集中辦理了城鄉居民醫保卡,并入戶為村民講解新的醫療保險政策。村民沈士軍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工作隊幫助他聯系省仁芯基金會免費為他更換了雙側股骨頭。工作隊還聯系齊齊哈爾醫學院及市醫院的專家為全村25歲以上的村民進行免費體檢。

    村民郭顯華家房屋年久失修,工作隊組織全村黨員們義務獻工,為他家重新修了火墻、爐子、煙囪、火炕;村民李寶山家的房子還是最原始的泥土房,房屋下沉嚴重,每逢刮風下雨天房頂就不斷漏水。工作隊派出單位漠河市財政局發起社會募捐,用募捐到的資金為李寶山家蓋了一幢新磚房。

    在項目扶貧方面,工作隊扶持北紅村建起了豬場,飼養白豬101頭。去年9月,工作隊積極向上申請資金改建了一棟510平方米的豬舍,又新建了一棟642平方米的豬舍,購進森林豬315頭。工作隊還與村“兩委”成員共同研究、重新評估測算,將村內現有的聯合收割機、游艇、門房進行公開招標,承包給村里有能力的創業致富帶頭人。這些項目承包不但增加了村積累,同時還能帶動近10戶左右的建檔立卡戶脫貧致富。今年北紅村集體經濟收入預計能達到20萬元。

    北紅村是位于我國最北的村莊,有許多俄羅斯血統的村民,所以北紅村又叫俄羅斯民族村。隨著北紅村知名度的上升,來這里旅游的人也越來越多,工作隊與村“兩委”積極謀劃,將旅游發展與精準扶貧緊密結合,大力加強特色鄉村旅游建設。目前,俄羅斯民宿、最北酒吧、俄式簡餐項目正在有序推進中。

    傍晚,最北酒吧門前的小廣場上,大姐大媽們身著工作隊給購置的俄羅斯民族風服裝跳起了歡快的舞蹈,一段俄羅斯民族風舞蹈節奏感強,跳起來特別歡快熱烈,引得傍晚出來散步的游客紛紛駐足圍觀,好多游客還情不自禁地一起跳了起來。

    此時的北紅,歡樂一片,希望一片。

外來的媳婦會持家

□本報記者 王玉梅

    “老李家的兒媳婦真能干,聽說一年能賣好幾十萬的山貨。”

    “老徐家的兒媳婦懷的二胎怕是得有四五個月了吧,看著真顯懷。”

    “于大帥的媳婦那才厲害呢,他家那兒子才十幾個月,讓她規矩地啥都懂,一點不鬧人。”

    ……

    在北紅村,有幾個小媳婦兒經常會在村民中引起小小的議論。

    作為從外地嫁來的姑娘,村民一開始總是打探她們嫁過來的動機,慢慢地或是新奇于她們賺錢的方式,或是佩服她們機靈能干、勤儉持家的踏實勁兒,不知不覺間,她們都成了村民眼中過日子的好手。

    石萌萌是外來媳婦兒中最會賺錢的,而且她賺錢的方式讓很多村民大開眼界。

    3年前,石萌萌經人介紹認識了愛人李升輝,當時在大城市漂泊數年的她特別向往北紅這個寧靜的小村落。“電話里他說他家在中國最北的村落,我就有些動心了。”石萌萌第一次來到北紅村,這個與世無爭的邊境小村一下子就吸引了她。“我能看出來這是一個很有潛力的村子,雖然地域偏遠,但這正是它的優勢。”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石萌萌一邊跟愛人相處培養感情,一邊默默地考察北紅的市場,她發現留在村子里并不會讓她與世隔絕,反而可以利用這里的旅游和林下資源走出一條不一樣的創業路。

    “幸好我跟我老公的感情很快就穩定下來,不然我很可能會錯過這個美麗的小村落呢!”石萌萌笑談,有時候愛人會“拷問”她到底是愛他多一些還是愛村子多一些。小兩口成家后,石萌萌就跟愛人商量著開了一家山產品銷售店,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招攬客戶,一點一滴積累客源,產品銷售額也逐年遞增。現在石萌萌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網絡銷售上,愛人李升輝也不甘落后地開了一家民宿,夫妻倆齊頭并進,把日子過得風生水起。“我在天津和長春也有兩家特產銷售店,以后每年北紅旅游進入淡季的時候,我就去那兩個店守著,這樣既能回娘家陪陪父母,也不會受季節的制約降低收入。”對于未來,這個90后的外來媳婦兒有著明確的規劃。

    老徐家的兒媳婦楊愛偉來自河北黃驊,她不像石萌萌那樣會賺錢,但是居家過日子卻是一把好手。

    10年前,楊愛偉通過網絡認識了愛人徐金河。經過一段時間的溝通之后,明知道徐金河的家遠在中國最北,明知道遠嫁的生活會有不可預測的辛酸,但是為了愛情,她還是義無反顧地嫁了過來。

    “剛成家的時候我們跟父母住在一起,他跟著父母種地、打魚、采山,我在家里做家務,日子就這樣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因為生活環境不同,楊愛偉除了勉強會種地以外,打魚、采山直到現在她還是一竅不通。“他也不讓我學,總說我只要照顧好家和孩子就夠了,賺錢的事有他呢。”轉眼10年過去了,如今兩人的大兒子已經8歲,二寶再有6個月也要出生了。這幾年眼看著旅游越來越火,他們也嘗試著開了一家民宿。“不管在哪里,日子總要一天一天地過。只要一家人腳踏實地、齊心協力,生活肯定會越過越好。”

    在北紅村,像石萌萌和楊愛偉這樣的外來兒媳還有好幾個,當初她們為了愛情遠嫁他鄉,或許她們曾經因為身居邊境小村而生活拮據,但是如今的北紅可謂是潛力無限。為愛遠走的姑娘身上都有超乎常人的韌勁,她們一定能把小村的優勢變成致富的資源,讓生活一天比一天更美好。

高鼻梁,藍眼睛  我們都是中國人

□本報記者 包寶軍

    走在北紅村街頭,你經常會看到高鼻梁、藍眼睛的人,如果你以為他們是外國人,那就錯了,他們可是地地道道的本地村民。你覺得他們應該叫伊萬諾夫、卡娜洛娃之類的,你又錯了,他們叫張三,李四,翠花,紅英,他們從爸爸媽媽,姥姥、爺爺那輩兒就在這里生活了。

    在北紅村,居住著46戶、132名俄羅斯族與漢民族人的后裔。除了外貌不相同,他們都有著共同的中國心。

    近百年來,因為戰亂和貧困等原因,一些俄羅斯女性過江來中國“打工”,遇到了一些闖關東的漢子,結出一段美麗的緣分,于是,沿黑龍江一帶就有了這樣的一群人。

    家里的相框里有一張照片,張金良坐在門邊身體前傾,抽著煙。濃密的胡茬,濃密的短頭發,他就像從俄羅斯的電影里走出來的老頭,有點酷。跟他接觸不久,你就會發現,他就像他的山東父親一樣,是個活脫脫的山東漢子,沉默寡言而又憨厚樸實。他默默地站在妻子李春花的身后,盡心盡力地照顧家庭,養育了一群愛國愛家的好兒孫。

    問到他的生活有哪些特殊的地方,他說:“都一樣啊!”他實在想不出來,他和中國其他民族的人有什么不同。生在這里,長在這里,吃一樣的東西,種一樣的土地。

俄式腌菜味道難忘記

    當年,張金良的父親闖關東來這里,娶了他的俄羅斯母親,他和同是俄羅斯后裔的老伴兒李春花能記得的就是,他們的長輩都會做面包,腌酸黃瓜,腌蘑菇,還有茴香籽腌的酸大頭菜,冬天凍成一團團的,做湯或者炒著吃。母親傳授的腌菜技藝他們都會做,有的還會做蘇伯湯。

    他們吃著這些祖輩愛吃的東西長大,如今也還是愛吃這些東西。張金良的老伴李春花告訴記者,老伴曾說過要給她盤個列巴爐子,一直忙著,還沒顧上呢。除了他們的面相,這些飲食習慣成了唯一能將他們和對岸那個民族聯系在一起的東西。

還會說幾句簡單俄語

    68歲的李春花,奶奶和姥姥都是俄羅斯人。她的體態也非常有俄羅斯特征。小的時候,從老輩人那里,她學會了幾句簡單的俄語,沒機會說,也快忘光了。她會說“我愛你”“今天是星期天”。李春花的舅舅趙長水也在這個村,他會說的多一些,長相上,民族特質也更強一些。他說,母親在的時候會教他們說幾句簡單的俄語,可是父親聽見了,會因此打他的媽媽。

    趙長水的妻子趙桂蘭也是俄羅斯后裔,當年,她姥姥帶著她姨等親人回了江那邊,可是她母親因為有了好幾個孩子舍不得丟下,就留在了這邊。母親死后,就葬在村邊的墳地里。

想過熱鬧的巴斯克節(意譯)

    深深的眼窩,白皙的面龐,明顯的民族特征。但她有一個中國得不能再中國的名字——張金蘭。64歲的她,說起母親活著的時候,幾個老太太喝了酒或者沒喝酒,都會聚在一起唱歌,那歡樂的氣氛至今令張金蘭神往。她說,要是能過巴斯克節就好了。她記不得巴斯克節是哪天,只記得是4月份的某一天,當柳樹上的毛毛狗長好的時候,大家會折回來一些毛毛狗,做很多好吃的東西,然后大家聚在一起,唱歌跳舞,那一天通常像中國的春節一樣熱鬧。可是,村里的俄羅斯后裔為數不多,而且二代后裔越來越少,很多又都與其他民族的人結了婚,想過巴斯克節的愿望,好像越來越渺茫。

從不愿承認到主動亮身份

    以前,這些俄羅斯后裔們有點不愿意承認自己有俄羅斯血統。有人叫他們“二毛子”“三毛子”他們會很生氣。因為歷史的原因,有一段時間,他們內心一度有一些自卑,因為自己長相特殊,擔心別人會另眼相待。村里搞旅游經濟,打造俄羅斯民族風情村以來,黨和政府給了很多政策,他們感覺比過去有存在感了,給自己開的家庭賓館取名叫“后裔山貨店”“混血兒超市”“混血兒之家”等等。倔倔的后裔山貨店老板單連柱因為游客沒完沒了地打聽自己的身世,又不買東西,會有點不高興。可他的山東籍老伴兒趙冬梅不這樣想,她知道,因為丈夫的身份會給自己小店帶來人氣,所以人家問他老伴是不是俄羅斯后裔,她就笑著說:“是,他是,我也是。”

用一生證明自己愛黨愛祖國

    李春花的舅舅趙長水從1964到1985年,一直擔任北紅村的生產隊隊長,他帶著鄉親們干活,事事身先士卒,遞交入黨申請書20年后他終于加入了黨組織。如今,得了腦梗行動不便、藍眼睛高鼻梁像個外國人的他,一句話把人們逗樂了,他說,他現在睡眠不好,就是當年生氣氣的,他想當勞動模范,努力工作,可是有個人就是不讓他當。“最美鄉村醫生”李春花,一輩子都在幫助村民,為村民解除病痛。為了加入中國共產黨,她努力申請了11年,這輩子沒攢下財富,卻攢下了無數的榮譽和村民的愛戴。

    北紅村的俄羅斯后裔是可愛的,他們是俄羅斯的后裔,更是中華民族的后裔,他們與共和國同甘共苦走過了艱難的歲月,如今,他們也將和前進中的北紅村一道,過上好日子,實現中國夢。

    你覺得這篇文章怎么樣?

    00
    开网络棋牌游戏平台
    极速11选5软件 乌克兰美女素颜 僵尸来袭死亡之路 广东11选5开奖最快结果 福彩18选7带坐标走势图 甘肃11选5走势图 玩龙虎和下载 极速11选5官方网址 急速赛车开奖有官网吗 北京pk10五码全天计划 奶水一直喷的番号 婴儿用品卖什么最赚钱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 快乐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郑州小姐找上門服务 坑爹游戏14土地神